• 母树之望
        大自然中有一种树的命运最凄苦,它们的躯干上被刀割出蛇形沟槽,有白色浆液顺沟槽流出,流进吊在底部的一个铁桶里。病恹恹,瘦嶙嶙,人们称它为“流泪的树”,而它就是橡胶树。    中国第一棵橡胶树生长于云南省盈江县新城乡凤凰山上,树龄约112年,属于三级古树,高20余米,主干围200多厘米,主干根部直径90余厘米。堪称我国树龄最长、树冠最高、树干最大的橡胶树。有着较高科普、科考和科研价值。    1904年干崖宣抚司第2...
  • 一园梅花笑春风
    今年的春天似乎来得格外早一些,这与“人勤春早”无关。
  • 草堂笔记之·一朵油茶花的迷醉
    初冬的苗圃,断断续续还有些绿意,生机是难以为继了,如果不是江南的阳光依旧盈余秋日的温暖,这寂静的苗圃应该是落木萧萧的景致,尤其这大片的紫薇林,光秃秃的,如无数枯瘦的手努力伸向高阔的蓝天。
  • 洪葛牡丹
    牡丹为百花之王,全国以洛阳和山东泽荷最为出名。
  • 风信子
    风信子,为风信子科风信子属中的多年生草本植物,具鳞茎。
  • 母树之望

    母树之望
        大自然中有一种树的命运最凄苦,它们的躯干上被刀割出蛇形沟槽,有白色浆液顺沟槽流出,流进吊在底部的一个铁桶里。病恹恹,瘦嶙嶙,人们称它为“流泪的树”,而它就是橡胶树。    中国第一棵橡胶树生长于云南省盈江县新城乡凤凰山上,树龄约112年,属于三级古树,高20余米,主干围200多厘米,主干根部直径90余厘米。堪称我国树龄最长、树冠最高、树干最大的橡胶树。有着较高科普、科考和科研价值。    1904年干崖宣抚司第2...
    2018/10/23
  • 一园梅花笑春风

    一园梅花笑春风
    今年的春天似乎来得格外早一些,这与“人勤春早”无关。
    2017/07/30
  • 草堂笔记之·一朵油茶花的迷醉

    草堂笔记之·一朵油茶花的迷醉
    初冬的苗圃,断断续续还有些绿意,生机是难以为继了,如果不是江南的阳光依旧盈余秋日的温暖,这寂静的苗圃应该是落木萧萧的景致,尤其这大片的紫薇林,光秃秃的,如无数枯瘦的手努力伸向高阔的蓝天。
    2017/07/30
  • 洪葛牡丹

    洪葛牡丹
    牡丹为百花之王,全国以洛阳和山东泽荷最为出名。
    2017/07/30
  • 风信子

    风信子
    风信子,为风信子科风信子属中的多年生草本植物,具鳞茎。
    2015/12/24
  • 昔日退耕还林地 今朝杏花醉游人

    昔日退耕还林地 今朝杏花醉游人
    在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南部山区,漫山遍野杏花盛开,将苍凉的陕北大地装扮得生机勃勃。
    2015/12/22
  • 竹溪朱顶红映红城乡

    竹溪朱顶红映红城乡
    火红的5月,湖北省竹溪县城镇居民盆栽和农家院户地栽的朱顶红,开出喇叭形红彤彤的花朵,与火红的石榴花相映成趣,鲜艳夺目,映红城乡。
    2015/12/03
  • 千年“玉兰王”秦岭山村飘幽香

    千年“玉兰王”秦岭山村飘幽香
    进入4月,秦岭深山的一株玉兰树花开万朵,树上同时绽放的白、红、紫三色花朵,不仅花朵硕大,且花香四溢,吸引了各方游客纷至沓来。
    2015/11/30
  • 尤溪历史文化名村桂花飘香

    尤溪历史文化名村桂花飘香
    近日,笔者走进福建省尤溪县洋中镇桂峰村,刚到村口,就已闻到浓郁的桂花香。
    2015/11/12
  • 婺源冬日看红枫

    婺源冬日看红枫
    入冬以来,随着昼夜温差加大,江西省婺源县漫山遍野的枫叶渐渐变成黄色、红色,点缀在乡野、微派建筑间,构成了一道冬日的美丽风景。
    2015/10/16
共10条  1/1 
首页上页下页尾页

预读排行hot

热门推荐recommendation

  • 千年“玉兰王”秦岭山村飘幽香
    千年“玉兰王”秦岭山村飘幽香
    进入4月,秦岭深山的一株玉兰树花开万朵,树上同时绽放的白、红、紫三色花朵,不仅花朵硕大,且花香四溢,吸引了各方游客纷至沓来。
  • 风信子
    风信子
    风信子,为风信子科风信子属中的多年生草本植物,具鳞茎。
  • 昔日退耕还林地 今朝杏花醉游人
    昔日退耕还林地 今朝杏花醉游人
    在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南部山区,漫山遍野杏花盛开,将苍凉的陕北大地装扮得生机勃勃。
  • 尤溪历史文化名村桂花飘香
    尤溪历史文化名村桂花飘香
    近日,笔者走进福建省尤溪县洋中镇桂峰村,刚到村口,就已闻到浓郁的桂花香。
  • 竹溪朱顶红映红城乡
    竹溪朱顶红映红城乡
    火红的5月,湖北省竹溪县城镇居民盆栽和农家院户地栽的朱顶红,开出喇叭形红彤彤的花朵,与火红的石榴花相映成趣,鲜艳夺目,映红城乡。
  • 草堂笔记之·一朵油茶花的迷醉
    草堂笔记之·一朵油茶花的迷醉
    初冬的苗圃,断断续续还有些绿意,生机是难以为继了,如果不是江南的阳光依旧盈余秋日的温暖,这寂静的苗圃应该是落木萧萧的景致,尤其这大片的紫薇林,光秃秃的,如无数枯瘦的手努力伸向高阔的蓝天。
  • 一园梅花笑春风
    一园梅花笑春风
    今年的春天似乎来得格外早一些,这与“人勤春早”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