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岭月歌

来源:第二届美丽中国大赛     时间:2015-10-16 15:50:00    点击:
 \  
   莽莽苍苍,群岭白皑皑,双眼雪茫茫,似银蛇在朔风中舞蹈,如哈达捧出安瑞吉祥。

身倚内蒙古一望无垠草原,眼望长白山云蒸雾绕的温泉,臂揽东北平原万顷粮仓,怀揣千年古树远大抱负和崇高理想。 冰河万籁寂静时,雪鸟在林间飞舞,飞龙在雾凇上嬉耍,松鼠的跳跃似在松树间飞翔。

雪花漫天飞舞时,白桦与夕照一起唱晚,雉鸡伴小草翩跹,青松隐去了戎装,溪流在坚冰下脉脉流淌。不见柞枝间探头探脑的猴头,不见桦树上偷听情人密语的木耳,不见灵芝在阳光下闪动俊眸,不见卵石和黄沙铺成的耀眼河床。

(二月)

风还是朔气霸道,雪依然洁白耀眼,外出回来照旧觉得室内温暖,更忘不了母亲煮熟的驱寒姜汤。

西伯利亚来的风啊、你轻些刮,贝加尔湖的寒流啊、你快些走,让清林归来的人多睡一会吧,冰天雪地里他们从来不喊一声冷不怕身上汗水全部流淌。

封山令已经下达,长江的暖风也已经向大岭的方向吹来,虽说还是冰天雪地的严寒,扒去积雪就能看见小草准备好发芽的力量。

(三月)

剪刀一样的春风迟到数天开始裁剪,白雪显出本来能够流淌的容颜,封闭一冬的河面不甘寂寞地开始爆响,泛绿的柳树抽打渐暖中羞涩的阳光。

松针发梢上昨夜的冰凌,和夺目的霞辉一起点缀成东方天空的披肩,岭峰笑得春风脸颊泛红,谷底蒿草接受庄严的洗礼准备脱掉过时的衣裳。

山泉不甘寂寞悄悄凝聚胆识奋勇喷发,白天借助阳光力量汩汩向外流淌,不畏惧夜晚在零下温度里凝固成冰,第二天再次冲破凛冽禁锢的铁壁铜墙。

(四月)

多情少女的情感飞扬跋扈,纤纤玉指轻轻拨弄,俊颜脸庞涂脂抹红,情挑睫毛、眨动双眼要与眼光竞争灿烂明亮。 微风轻抚杨柳树梢,明丽的光辉昭示艳阳羞赧的脂香;冰雪隐去了高傲的洁白,深深注入地下帮助草木准备萌发前的酝酿;远处的山岭渐渐泛绿,溪流也流淌情愫缠绵的俊艳模样;白头翁花朵伴鸟儿绽放,在山野间树林中四处回荡。

一缕春风吹来,山山岭岭香艳飘荡成俏丽姿容的辉煌,就连嫩草中奔腾的小鹿也好奇地四处张望,晶莹的琉璃眼中神思飞跃出豪情万丈的光芒。

(五月)

五月大岭,冰雪消融,小草萌芽,杜鹃烂漫;五月大岭,候鸟回归,柳枝传情,山歌婉转;五月大岭,山壑泛绿,溪流淙淙,春风送暖!

欣欣向荣、生机勃勃、花开春暖!

这是五月,茂林峻岭,大展姿容,各具烂漫:皑皑白雪,退隐消散;原野小草,娇嫩鲜艳;飘香迷人,大岭杜鹃;百鸟回归,啁啾蓝天;嫩柳荡漾,传送情感;民族歌谣,互动婉转;大岭披绿,波涛翻卷;溪流淙淙,弹动琴弦;彩蝶飞舞,娇美蹁跹;蜜蜂展翅,花容羞颤;和风温顺,轻柔缠绵。

农民播种,机声成片;黑土泛波,气势不减;微笑飘香,肥沃大展;一路高歌,向往秋天!

护林将士,守卫家园;塔上瞭望,远瞩高瞻;敏锐目光,搜索寻探;严格谨慎,杜绝火源! 大岭如谱,溪流似歌,小路是弦;兴旺发达,火热前景,唯美兴安!

(六月)

山岭翻滚葱绿,雨水光顾山岗;小路曲曲折折,隐现明暗向上;雨滴不甘寂寞,云间隐隐藏藏;溪流叮咚行进,脚步匆匆忙忙。

远山由碧转蓝,时日瞬间变样;置身山岭林中,宛如处在仙堂;耳畔百鸟鸣叫,脚边清流弹唱;身上毛孔张开,享受氧吧浓氧。

站在防火塔上,眼望茫茫海疆;松涛翻滚波浪,杨絮飘飘荡荡;微风轻抚面颊,宛如唇痕探访;林间抚育少女,笑脸辉映阳光。

(七月)

谁言七月流火,兴安岭的七月不是流走炎热,而是流来炎热,这个季节,每当艳阳高挂头顶,草木都失去精神,河流也要停止徜徉。

道路上烟尘四起,灼吮汗汁;密林里呼吸艰难,微风远失。剩下的只有大口喘息,只有汗液遍体流淌。

这里曾经传说没有夏季,一年三季,春季连着秋季。现在看来已经来了的夏季,大岭的夏季和他处不同,这里高温三十几,低温仅过十。一天内,按平均气温确实没有夏季。参天古木的年轮每一圈都小的比手纹没多几厘模样。

(八月)

享受八万里莽莽苍苍浑厚的母爱,用男子汉的身躯为你阻挡凄风苦雨,和你一同迎接朝阳晚霞的荣光。

炎热的阳光跌落进林木叶底,溪流潺缓从山间林木丛中蜿蜒而下,自草根处流出,又向草根处流淌,不急不躁,一路叮叮咚咚把山区小曲自弹自唱,哼哼呀呀不绝林木小调神采飞扬。

每当倾盆大雨入注后,草间闪耀七色光华、绿叶泛动炫目神韵,原本温顺的溪流如脱缰野马,轰隆隆咆哮而来,激荡摧枯拉朽之势、奔向远方!

(九月)

草木渐枯,天气渐凉。坚韧如刀的草叶切割北风的凉意,碧绿如洗的树叶飘落韶光粉黛,一切都向着黄、红、褐色靠拢成重彩浓妆。候鸟携儿带女踏上归程,大雁飞过头顶扇动西伯利亚寒意的翅膀,秋天真正进入全面金黄。

溪流如带在林间飘舞,山岭披上色彩艳丽盛装,岩石还是那么挺拔,松枝依然碧绿直指上苍,彩蝶一样飞舞的落叶,嬉戏一段神秘传说的织女牛郎。

天蓝,蓝出雄奇的高原;水碧,碧成甘冽的吉祥;秋高,高远如洗的山壑;气爽,爽洁收获的繁忙。

(十月)

去岁已尽,朔风带霜。彩霞大胆地铺满西天,雪花肆意地拥吻山岗。脚印在雪地留一路坚定,心情深浅不一地在雪下的柔情里深藏。文人走入室外,感受心情于天地间的豪迈。画家挥笔泼墨,定格瞬间的永恒银光。

雕刀挥舞出冰雪奇景,霓虹绚烂成彩色的幻想。

寒冷在嬉笑声里退缩,热情于臂膀中舒展高涨。

(十一月)

林区的人,就像大海里的浪花;这里的人似不起眼的绿叶,山上山下、岭峰沟谷,有人或无人问津,都按自己的规律该绿的时候绿,应黄的时候黄,生生不息繁衍勇敢和坚强。

这里生活的各族人民,依山傍水,吃山喝水,年年冬季与雪共舞、春季伴花儿飘香。不惧怕冬季雪岭严寒朔风,不畏缩炎夏林酷暑蒸烫。站着是挺拔的青松,躺倒就是绵延的雄壮。

绿叶一样生活,绿叶一样生长。雪花一样降落,雪花一样飞扬。

(十二月)

寒风中坚强的松针,在白雪里泛出碧绿的霞彩辉光。那是生活在林区的人降生时微笑的脸庞,微笑地面对大山、面对森林、面对生养的母亲胸膛。在这莽莽苍苍的密林、层峦叠嶂的山岭和洁白如玉的北国边疆,面对蓝天和绿叶,感受八万里兴安淳朴厚重母爱所赐予的玉液琼浆。

脚步行走了五十年,汗水流淌了五十年,开发建设了五十年。五十年翻天覆地地改变着荒凉!

白皑皑的山岭、白皑皑的江河、白皑皑的溪流,是大岭人血肉身躯、是大岭人的激荡灵魂、是大岭人世世代代生生不息依恋的亲娘

网友评论comment
相关文章recommendation